当前位置: 首 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今日延庆

寻烈士忠魂 作无名烈士的“后代”

时间:2018年04月04日来源:广电中心作者:广电中心点击量:

乡间奔走3  行程3000多公里

寻烈士忠魂  作无名烈士的“后代”

本报记者 申冰堂 通讯员 王晓云 张琦

  青山埋忠骨,安葬慰忠魂。又近清明,闫永杰再次来到四海烈士陵园,这里安眠着80位无名烈士。自从2014714日成为一名区民政局优抚科干部开始,3年多,他行程3000多公里,在寻找无名烈士,为烈士安葬的路上奔忙着。

  在寻找烈士的路上,闫永杰一条线索也不放过。四海烈士陵园安眠的80位无名烈士,都是闫永杰和他的同事一位一位找到的。“要是不抓紧寻找,不保护,再过些年,这些英烈的遗骨就可能找不到了。”闫永杰说。

  2016年,延庆区民政局启动对全区零散烈士墓抢救性保护工作,社会各界提供了172条线索。半个月,闫永杰跑了8个乡镇,调查了72座烈士墓,经常早晨8点出门,下午5点还在山上转悠。

  20163月,闫永杰获得一条线索。永宁镇营城村安葬着一位叫刘文付的烈士。

  大约是1945年至1946年间,刘文付被敌人斩首,头颅就悬挂在永宁城门。村里还有个说法,说村民在掩埋烈士时,特意用面捏了头颅,与烈士遗体一同下葬。

  年代久远,当年村民留的记号早已不见。

  村里一位80多岁的老人带着闫永杰上了山。老人说,墓就在山上的松树林子里,可大家在松林里转了许久,也没能找到。

  老人让大家先在一个土坡休息,自己再去转转。等了半天,老人转回来,摇了摇头。就在闫永杰带着遗憾准备下山时,老人突然惊喜地大叫:“这土坡,你们站的这土坡应该就是!”

  闫永杰他们赶紧站开,仔细观察,原来,这里是一个圆土包,正是烈士的墓地所在。

  将烈士遗骨迁至烈士陵园时,闫永杰发现,遗骨中果然没有头骨。

  “冥冥中,也许是烈士在指引着我们,找到他,送他回家。”闫永杰心中感慨。

  为无名烈士安葬,为尸骨无存的英雄树碑。

  20178月,延庆区烈士纪念墙在八达岭烈士陵园落成,长6米、高3米,2165名烈士的名字整齐有序地排列在整面烈士纪念墙上。建成后的第二天,闫永杰搀着位老妈妈来到纪念墙前,帮老人找到她父亲的名字,献上了鲜花。老人站在烈士墙前深深地鞠躬,“我的父亲牺牲在解放战争的战场,尸骨不知道安葬在哪里了,今天终于有个祭奠他老人家的地方了。”老人说道。

  20173月,延庆区烈士纪念墙工程启动后,闫永杰工作更“较真”了。既然是延庆区的烈士墙,自然要包括延庆籍和在延庆境内牺牲的所有烈士。关于烈士的记载有两处来源,一是延庆区烈士英名录,二是全区22处烈士纪念设施中记载的烈士,这两个可能会有交叉,每名烈士都要逐一对照。在八达岭烈士陵园,闫永杰和同事们冒着寒风,拓印、手抄,利用光线变化,绞尽脑汁出新招,逐一辨别碑上的字,只为了不落下一位烈士的名字,最终整理出970位烈士英名。全区22处烈士纪念设施上的烈士英名和延庆区烈士英名录比对后,共整理出了2165位烈士。“少了一位烈士的名字,就是我们失职!”闫永杰说道。

  今年清明,延庆的中小学生走进八达岭烈士陵园,为烈士纪念墙上的烈士们敬献花篮,擦拭墙体,表达着对烈士的无限崇敬。而这纪念墙上的每一个名字,都饱含着闫永杰和他的同事的心血。他们,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作无名烈士“后代”的承诺。